樱雪

一些比较重要的碎碎念

因为一些私事和身体原因所以…拖更了…dbq我错了!

我想说一下,我写文是因为喜欢,磕cp也是因为喜欢。

然后我磕的cp很杂,也就是说除了执光,离光,all光等,还有别的。(也算是一剂预防针吧,因为我会给我喜欢的cp写文,谁也阻拦不了我为cp写文的热情比如坤农,all农)

底线是吕鋆峰,陈立农和陵光。你可以攻击我但你不可以攻击我的偶像系列😂😂

不存在爬墙,看文勿上升正主,有任何问题欢迎评论或私信,不是玻璃心,不常怼人但如果涉及偶像一定会怼回去。

有的时候评论或私信不能及时回复,但请相信我一定会回复(除非我眼瞎了看漏了)

另外有多几个偶像,粉多几个人,磕多几对cp我觉得很正常,但如果一定接受不了……那就接受不了吧。每个粉丝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但如果有粉丝是我偶像黑粉,那不好意思出门左拐不送谢谢。

emmmmm碎碎念我就不带tag了,谢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大家!(是我的错觉吗我觉得有点…官方?我很想以一种亲近搞笑的方式写出来但是好像失败了?dbq我的错)

【执光】君陵天下,盛世光华(16)

  “参见王上。”裘振毕恭毕敬地行礼。

  “不必多礼,裘振哥哥,有何事?”陵光边批着奏折边说话。

  裘振站起来,恭敬地说道:“王上,即使是私下,也还是以君臣相称的好。”

  陵光的手一顿,轻微地点了点头。

  裘振看他掉点头,方才说道:“臣…在啟昆帝身边时,曾看过一本秘史,从上面得知,遖宿乃是是瑶光一国的分支。”

  “遖宿?”

  “是。只是遖宿所在,偏僻至极,几乎与世隔绝,秘史上也未详细记载,只知有遖宿这个国家,却不知其位置。”

  陵光与裘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只有裘振自杀是他始料未及的,其余的时候,裘振的与他都是很默契的。

  “你觉得慕容离很可能会去找遖宿求援?”

  “臣只是有这个猜想,毕竟遖宿鲜为人知,即使是瑶光的分支,也不会贸然收留一个亡国王子,尤其是现在天权国君还与这个王子不明不白,这个时候若慕容离去到遖宿,也很容易被怀疑。”

  陵光听到这儿,心一抽一抽的疼。

  他握紧了拳头,强压下心头的疼痛,问道:“可你也说了,遖宿几乎与世隔绝,若他们不知呢?”

  “那便只能静观其变了。”

  “静观其变?”陵光冷笑,但:“一旦被动,就再难掌握主动权,派人伪装成商人,去各国打探消息。另外,传话给留在天权国的暗卫们,好好盯着慕容离,他有任何动作都要第一时间传回来。”

  “是。”

  天权王宫

  “主子,慕容离好像很想逃出去。”

  “有在市集散布有关于遖宿的事吗?”执明坐在大殿的王座上,面容隐于黑暗之中,看不清表情。

  “回主子,有。我们遵照您的吩咐,有意将慕容离带到那个茶馆,听到了关于瑶光分支遖宿的谣言,自那之后,慕容离就明显更想逃出去了。”

  “做得好,到时候你们只需要将他往那两条路上引,其余的交给夜麒。”

  “是。”

  向煦看着收拾东西的慕容离,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只看他忙碌着。

  “阿离,”良久,向煦开口道,“我就…不跟你走了。”

  慕容离身形一顿,轻声地“嗯”了一声。“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会回来接你的,阿煦。”

  “好。”

  两人对对方的心思,都心知肚明。

  天玑立国的时候,慕容离逃了。他小时听他父王提起过遖宿,只是先前并未想到,那天在茶馆听到说书人提起,他才想起来。虽然遖宿不一定会帮他,但是只要去到了那儿,他一定会有办法。

  一路上他边逃边与天权国的暗卫厮杀,体力消耗太多,意志已经有点不清醒,没有意识到暗卫一直在将他向一条路上逼。

  慕容离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倒下的,他最后一刻想到的,是还在天权王宫的向煦。

  阿煦…终究…是我连累了你。

  “什么人!”慕容离倒下后,一名蓝衣男子带着一群士兵出现,挡在了他们前面。

  暗卫面面相觑,为首的下令道:“撤退!”

  “大人,”士兵向蓝衣男子请示“这人…该如何处置?”

  蓝衣男子看了一眼慕容离,道:“带回去吧。”

  “是!”

《乱世》番外

  *私设钧天有女人
  *剧情有点扯,可能会ooc 
  *不喜勿入

  我是慕容离。

  我出生于瑶光王室,有好几个兄弟姐妹,不过我们未像别国的兄弟一样自相残杀,争夺皇位。我的父王是位明君,瑶光被他治理的很好。我对他一向都是很敬畏的。

  那时母后还不是王后,只是个妃子,后宫没有王后,却有好几个妃子,倒也没有不太平,反而一个个亲如姐妹。

  幼时的我,喜欢桃花。母妃知道,便在我的寝宫外让人种了一院子的桃花,每每盛开,都极其灼灼,沁人心脾。

  有一年,天璇君主带着他的太子来了瑶光。

  “小弟弟,我叫慕容离,你叫什么名字呀?”“谁准你叫我小弟弟的?!”面前的天璇太子鼓起了脸。肉呼呼的脸,好想捏一捏啊…我这样想,就这样做了。

  但我没想到他居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父王…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哭…我不是故意的。”我试图向父王解释。

  父王厉声喝到:“闭嘴!你…”

  “好了好了,不过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罢了,何必这样计较呢?说来也是陵光的不是,小离这么有礼貌的问好,他倒闹起脾气来了。”天璇王笑着圆场,并转头将陵光推了出来,“陵光,跟你离哥哥到个歉。”

  原来他叫陵光。

  后来他们回了天璇。我就没再见过他。再后来时间过得久了,我也就忘了他,只偶尔想起那个会冲我瞪眼的紫衣少年。

  本来一切都是那么美满和谐,直到我十岁那年,父王带我们进了瑶光禁地,让我们进了一座山。

  那山跟迷宫似的,进去了怎么走都走不出来。我感到眼前一个黑,没了知觉。

  好痛……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母妃…有火在烧我…

  我努力的想睁眼,只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片桃林里的红色背影,然后便又失去了知觉。

  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走了出来,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来的。但自那之后,我便再也没见到那些跟我一起进去的兄弟姐妹了。我身体好后,父王便封了母妃为王后,封我为太子。但是母妃…不,母后,并不开心,因为父王封后的时候,将后宫其余的妃嫔,全部处死了,包括一向与母后交好的梅妃。此后母后就郁郁寡欢,再也不笑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看着周围敬畏我的宫人,突然有些不解。“小德子呢?”我向其中一个宫人问道。那人抖了几下,惶恐地答到:“昨日小德子冒犯了您…被您…被您…下旨处死了…”

  我顿时如遭雷劈。我不可能会处死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小德子,到底怎么了呢?

  后来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浑浑噩噩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做了许多自己本来不会做的事。再后来,我从瑶光秘籍上找到了答案。

  数年前,瑶光君主得罪了一位邪神,他立下诅咒:将有一位瑶光储君,沾染上他的邪恶,体内拥有两个灵魂。而一位预言家说过,不能伤害这后代,如果他死了,瑶光将不复存在。那禁地是邪神曾被封印的地方,每一代的瑶光王子们都要去,如果能一起出来,便是那位被诅咒的储君不在这一代,便由瑶光君主选储君,但是其他王子可能会夺权,我的爷爷便是夺权成为君主的。若只有一位王子出来,那便是被诅咒的储君,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要将其余王子公主,以及可能会害他的妃嫔,全部杀死。

  我从未觉得,春天这般冷。

  我想起母后每次见我时眼里的厌恶,想起下人见我时眼里的恐惧,想起父王见我时眼里的复杂…

  我也开始厌恶我自己了。看着寝殿的桃花,我就极其暴躁,又是砍又是骂,伤到了自己也没有感觉。

  14岁那年,天璇王不幸早逝,陵光继位,前来拜访我瑶光,我才想起了那个小哭包。看着他如旧的包子脸,我有一种想掐一掐的冲动,然而,我只是面无表情的举起了酒杯,“恭贺天璇王。”

  有人跟陵光说,我是怪物,喜怒不定,还喜欢折磨自己。他看到我了!我慌张的跑回了寝殿,关上了门,逃避身后陵光的呼喊。

  这时,脑子里一个声音开始说话:“杀了那个下人!是他告诉陵光你是个怪物的!”我大声喊道:“你闭嘴!”

  陵光一直在门外让我开门,我靠着门,疲倦地说:“你走吧…好不好…我就是个怪物,不值得你这样。”

  陵光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道:“我明天就要回天璇了。我不当你是怪物,你也不要当自己是怪物。”

  我流下了眼泪。

  “阿离?”耳边轻轻地一声呼唤,将我从回忆中扯出,看着眼前担忧看着的陵光,我笑着掐了掐他的脸,他瞪了我一眼。

  陵光,你可知,慕容离,慕容黎,就是一体,我是慕容离,也是慕容黎。你的痛苦都是我给予的,如果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你还会这么对我吗…?

  

【执光】君陵天下,盛世光华(15)

  公孙钤来拜见陵光之时,陵光正在御书房看奏折。

  “副相这么急着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陵光抬了抬眼,开口问道。

  不知为何,公孙钤看着陵光的那双眼睛,眼前莫名的就出现了裘振的双眼,只是王上的桃花眼比起裘振的眼睛,要好看一点。这样想着,公孙钤难得的怔了怔。

  但到底是公孙副相,礼不可废这四个字让他回了神。行了一礼,开口说道:“王上,据天璇在天权死士回报,那个慕容离,似乎是瑶光王子,向煦应是他的伴读,原先向将军之子,只是由于天权内部管的过严,无法获得更多的消息。”

  陵光冷笑:“一个亡国之子,心里所想定是复仇,瑶光又是我天璇灭的,他执明是想护着他?”

  若真是如此,便不能怪我狠心了。反正已经灭了瑶光国,把他们的王子送下去与他们团聚,也是不错的。不过执明……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因为我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与你并肩。陵光暗自想道。

  “可最近,天权王对向煦台的那两位放松了很多,而慕容离好像,很想逃出去。”公孙钤恭敬地回答。

  陵光摆摆手,“慕容离约是想去别国找帮手,只是,谁会帮助他呢?天玑国主有齐将军,天枢国主有仲堃仪…”突然的,陵光眼神一凛,“公孙钤,孤王有个任务交给你。你去翻翻史书,务必要找出瑶光国有没有分支或曾经有没有与别国联过姻。”

  “微臣遵旨。”

  公孙钤出了御书房,走了不久,就直直对上了正往御书房走去的裘振。裘振也看见了他,对他点了点头,便继续走路。反倒是公孙钤,站在了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权最近也很不太平。自从执明放松了对慕容离的看管以后,慕容离就每天都要闹出一些事,不是打了那个暗卫,就是想带着向煦逃被抓。

  其实慕容离也很是生气,执明虽放松了暗卫对他的看管,向煦那边却是一个人不少,甚至还多了几个人看护。

  执明是想拿向煦来牵制我?慕容离陷入深思。

 
  不好意思,挺尸了那么久,乱世可能会先停一停,会发一篇慕容离的自述解释一下他是不是双重人格的事,其余重心在君陵上。

 

没办法,说有敏感词死活不让我发,大家将就着看看。

【执光/离光】乱世02

  “天权王只身去山林被追杀落崖而死,天璇王在一旁看着却不帮忙,这要是传出去,可对我天璇名声不好。”执明刚想问他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份的,就见他身后的刺客举起长刀向陵光砍来。

    执明想出声提醒他,却发现自己紧张的说不出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这时,却有一把萧中剑出窍,挡住了刺客的攻击,陵光也终是撑不住身子一松,两人便一起摔了下去。“本王真是欠你了。”这是陵光昏迷前最后的一句话。

   幸而悬崖下有一条河,他和陵光才能从死神手中逃脱。不久之后,天权和天璇的士兵都找到了他们。而执明的为什么要救我的问题始终都没有问出口。其实也是他怕失望,因为人心,是最可怕的东西,别看人家可以舍身救你,说不定只是想卖你个人情,真的威胁到了性命,会不会帮你还不一定。他明明早就看透了,可就是不想承认陵光会这样做,自欺欺人道,他最后不是与你一同落了山崖吗?他还是…还是什么呢?在意你么?

  回忆戛然而止,执明用信鸽将信寄出。陵光……陵光……

  其实执明想的没错,陵光猜出了他是天权王之后就有意试探执明。只是刺客虽不是他安排的,却为他提供了契机。看到执明眼中的诧异时,陵光便知自己赌对了。然后他就从执明的眼中看到了身后向他举刀的刺客。按理说,那一刻他应该放开手,然后躲过刺客的突袭,只是看着执明一脸紧张害怕的样子,突然就不想松了。罢了,真是欠了他了。陵光如此想到。

  后来的一切陵光就都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的头很昏沉,然后就失去了力气,“本王真是欠你了。”绝对是前世欠了你什么,不然哪会遇见你就倒霉?想完陵光就彻底失去意识,等他醒来,天璇的人已经在他面前跪了一片了,执明见他醒来也才放心离开。    

  在众人都走了之后,一个身影忽然从树林中串出,站在了河边。他的手握的很紧。

  呵,慕容离,你的心情已经可以影响到我了吗?别急,再等两年,两年之后,我就开始行动。之后的一切我都计划好了,陵光绝对是你的…不,我的。毕竟,你也已经是我了不是吗?

【执光/离光】乱世01

  深夜,王宫中只有巡逻队的脚步声,一个黑影在屋檐上穿梭,却无人发觉。

  帝王寝宫——

  黑影持刀接近床上安眠的帝王,一刀刺下,却刺了个空,抬头一看,察觉到危险的帝王已翻身至床的另一边,陵光飞快地往枕头伸手,拔出压在枕头下的剑,飞身与黑衣人打了起来。刀光剑影间,陵光与黑衣人已过了十几招,那黑子人似是想不到陵光会武功,露在外的眉头紧紧皱起。

  这时听到打斗声的士兵赶了过来,黑衣人一个分神,被陵光刺伤了肩膀,被拿下了。
  陵光摘去他蒙着脸的黑布,在场的人都吸了一口气,清秀俊美的容颜让在场的人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黑衣人像是这受不了这视线一般,又皱了一次眉,同时快速的运转内力,在众人快回神时将押着他的人一掌拍飞,看了陵光一眼,打伤几个人,逃了出去。

  陵光唤住要去追的士兵道:“不用追了,下去领罚吧。”众人跪下应道:“喏。”

  那双眼睛……多好看啊。陵光转身走向床,心想:说起眼睛,倒是想起了执明,执明的眼睛就像黑曜石一般,又明亮而澄澈。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明天应该就是执明来信的时间了……

  黑衣人逃进了一间房子,脱下了黑衣,露出一身红衣,拿起桌上的梳子,从头梳到尾,梳了好几下,轻启朱唇,道:“阿离,陵光确实是个有趣的人。既然你已经不在了,那便,让我来代替你吧。”

  天权王宫中,执明左思右想,最终模仿着稚子写了一封信,还画了个乌龟在上面。

  “王上,昨日天璇王在天璇王宫中遇刺。”忽的暗处出现一个人影,跪下向执明如此说道。
  执明冷笑,道:“天璇王宫的那帮废物干什么吃的?连阿陵都保护不好,处理了换上我们的人,不能让阿陵发现。”“喏。”

  执明看着手中的信纸,忽的想起两年前那个山林中,他与陵光在山林深处相遇。他与陵光,分明从未相信过对方,可陵光却愿意在他身陷险境——被人追杀落入悬崖之时,拉住了他。

注:这是回忆,五年前从最开始发生的事。

【执光/离光】乱世 楔子

已入冬至,天璇这年大雪纷飞。街市人来人往,朝堂上却也是热闹非凡。

  “王上,这开阳郡早已被天枢割与瑶光,此番出兵,定是瑶光王慕容黎之意!”
  “王上,臣以为,应当以百姓为重。天璇才复国堪堪一年,无力与瑶光相争,或许我们应该派使臣去与他们好好谈谈。”
  “王上!那慕容黎狼心狗肺,您看他可怜将他引荐给天权王,他非凡不感恩还灭天璇!如何能谈?依臣看,不如直接迎战!”

  ……
 
  陵光坐于王座之上,轻垂眼帘,慕容黎……思绪回到两年前。

  两年前的今天,瑶光也是如此,大雪纷飞,慕容离带他,从瑶光逃了出来。帮助他寻找散落各地的臣子,重建天璇,然后,带上面纱,遮住了与慕容黎一模一样的容颜,改名不离,成为了他天璇的谋士。他怀疑过慕容离,只是,除了那张脸以外,慕容离与慕容黎没有一点相似。

  位于群臣最前的四位少年,听着群臣的争论不休,并未发声。白衣气质冷清,褚衣意气风发,蓝衣气度不凡,黑衣正气凛然。

  “王上?”清冷的声音将陵光的注意力带回。陵光正了正神色,方才一脸严肃的问道:“公孙爱卿,你有什么看法?”方才还争论不休的群臣安静下来,看着为首的四位少年中,最为沉稳的蓝衣公子。当今副相,公孙钤。

  “回王上,”公孙钤上前一步,“臣以为,天璇国力虽不弱败,却也未能强盛,与瑶光开战并无益处。不如先让臣以使臣身份出使开阳,与那开阳郡主谈谈。若是不成,再出兵。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微臣会平安归来的。”

  “那阿离怎么看?”
  “王上,臣听闻,开阳郡主有一谋士,善机械,不如让裘将军化作使臣中的一员,若是谈和失败,就临行前将其绑来。这虽是阴招,但若他对开阳郡主重要,我们也好保百姓一时安宁,若对开阳郡主不重要,他对机械的研究,对我天璇,也有帮助。”带着面纱的白衣慕容离说道。

  “也好,来人。拟旨,封公孙钤为谈和大使,出使开阳,裘将军跟随,不日启程。至于艮墨池,你文武双全,先他们一步出发,探清开阳郡,记住,你不能让人发现。”

  “微臣领命。”
  “好了,孤王乏了,你们退下吧。”
  “恭送王上。”

  陵光与慕容黎,相识于五年前。五年前的慕容黎,是个神秘的杀手,五年前的陵光,是个任性的王。说起来,慕容黎能建瑶光灭天璇,都有天权相助。天璇从未得罪过天权,天权却帮瑶光灭天璇,所有人都以为是因为慕容黎。天璇的大臣们却苦笑摇头。五年前,天璇何止是未得罪过天权,反而和天权是异常要好的盟友,若说为何帮瑶光灭天璇,原因怕是出在他们的王,陵光身上了。

        ——————
  很久之前发了预告,到现在才写出一个楔子,我怕是懒癌入骨没得救了🌚

【执光】天璇王的天权王后之路

    有点甜的小短篇,纯属恶搞,人物可能ooc,不喜勿入。

  天权想跟天璇联姻,天璇子民一听,眉开眼笑,这是好事啊!天权聘礼已经送过来了,天璇子民一听,欣喜若狂,这下国库不缺了!天权想让陵光做他们王后,天璇子民一听,炸了。
 
  执明也炸了:你们不是很萌执光吗?孤王真的要娶的时候你们又不同意了?你们还要我怎样?嗯?对此,天璇子民表示:天权给的聘礼不够。

  于是天权寄来了几车的黄金珠宝还顺带送了个国玺和国主执明给陵光。执明:现在够了么?
  陵光:……(有钱了不起吼?好像是挺了不起的。。。黄金珠宝孤王收了,最后那个王八孤王就不要了,还给你们天权吧。)
  天璇子民:……有本事你拿天下当聘礼!

  执明若有所思,然后他回天权了。三个月后,中恒只剩下天璇和天权了。

  执明:这下可以了?
  天璇子民:不行!我们王上要嫁最好的人,除了拥有天下,还要文武双全,而且会哄人,如果武试打得过裘将军,文试比得过公孙副相,情话胜得过天玑王,我们就承认!

  于是本来已经隐居山林过上好日子的三个人被硬生生的拉了出来。得知原因后三个人都炸了。

  裘振and公孙钤:想娶王上?赢了我们再说!
  蹇宾:去你的执明,娶媳妇儿也不知道先弄好人际关系,芝麻大小的事害的我和小齐相亲相爱的时间少了,劳资要跟你拼命!

  执明理所当然的败给了火力全开的两人。天璇子民洋洋得意。执明只赢了蹇宾,因为他跟蹇宾说只要输给他就可以回去跟齐将军相亲相爱了,蹇宾冷静后一想,有道理啊!然后他把执明揍了一顿就弃权了。

  执明回去苦练几个月还是输了,苦练一年还是输了,苦练两年还是输了。陵光就一直没嫁过人。后来陵光被吵的不行,一拍桌子,都给孤王滚。

  天权王消停了,不娶天璇王了。天璇子民放心了,天权子民心酸了。然后天璇子民就慌了,因为他们的王开始茶饭不思,日日落泪。

  “再后来天权又送了聘礼了,说是天权王要娶天璇王为天权王后。”
  “那天璇同意了么?”
  “你以为你为什么姓执?你以为璇宁国是哪里来的?你以为你为什么是璇宁国的二皇子?”
  “可是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父皇和母皇的故事的?”
  “话本上都这么写!”

 

【执光】君陵天下,盛世光华(14)

  陵光醒来时,执明早已不在,床边放了一张纸,却什么字都没有。陵光唤人端来一盆水,将纸放于水上,字慢慢现形。

  “阿陵,我回天璇了。裘振之事,不必太过忧心。只是你还需要去看看他跟他沟通,毕竟,你还是陵光,他还是裘振。” 简简单单几句话,陵光却红了眼眶。

  陵光去天牢看裘振时,他闭着眼靠着墙,也不知是不是睡了。陵光让人开了门,向侍卫拿了一把剑,便让他们退了出去。

  “裘振哥哥…陵儿来看你了……”陵光开口。裘振眼皮都没有动。“你还在怪我,对吗?”陵光也不管裘振是否在听,便自问自答起来:“对啊……你肯定还在怪我,否则,又怎么会在我面前自杀呢?你一定是想我看着你死,然后痛苦后悔对不对?”喃喃自语间,陵光已是泪流满面。“我现在,还给你!”陵光抽出剑,向自己的脖子刺去。“王上!”裘振出手挡住陵光刺上他自己的剑,大喊一声。看着陵光的眼睛,然后跪下行礼,“微臣裘振,参见王上。”陵光笑了。

  裘振出了天牢后,因着原先裘家被贴了封条,住宫里又于礼不和,于是公孙钤请命,让陵光将裘振安排在副相府,待将军府建好了,再让他住回去。陵光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不好的,便准了。

  “唉,你听说了吗?天权王在天权王宫养了个美人,叫慕容离呢。为了他整日魂不守舍,不理朝政。每天一口一个阿离叫的那是一个亲密。”
  “怎么没听说,那慕容离啊,还让天权王把天权王宫第二大的那个宫殿,改名叫向煦台,据说是为了纪念死去的发小。”
  “但是不是说天权王捂不热他的心吗?而且,如果是真的,我们王上怎么办?”
  “哼,区区慕容离又怎能跟王上比?没了天权王,我们王上就不能活了吗?更何况,我们还有公孙副相跟裘上将军呢!”
  “这话就不能这么说了……”
  “王…王…王上!”一群宫人聚集在一起,头低的低低的,讨论最近关于天权王养了个美人慕容离的事,其中一个人抬头却看见站在他们身后的陵光。

  “王上饶命!王上饶命啊!”陵光浑浑噩噩的走回了寝宫,脑子里一直循环这那些宫人的几句话。

  陵光做了一个梦。梦里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他大声地叫执明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在他要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阿陵?”他抬头,执明带着笑意的脸。他眼里渐渐有了希望的光,执明朝他伸手,他想把手搭上去,可是,就差一点他就触碰的执明的手了,一个红色的影子出现在执明身后,唤他。执明立刻收手拂袖转身,叫了一声阿离,便追着慕容离去了。“执明?执明哥哥?执明!”他在他身后大叫,他却再也没有转身,他与慕容离并肩,走出了陵光的视线。

  陵光感觉有温热的液体划过他的眼角,他闭上眼睛。觉得心里很苦涩很难受,同时有很嫉妒,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一想到执明会为了别人抛弃他,他的心脏就止不住一抽一抽的痛,让他绝望。一只手抚摸上他的脸,他带着希翼睁开眼,却见那人身着紫衣,一手握剑,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脸上带着危险而清浅的笑容。明明跟陵光长得一模一样,却有着现在的陵光没有的凌厉的气势,意气风发的感觉和属于帝王的威压。那是……从前的陵光…陵光的瞳孔猛的一缩,那人带着笑,俯身在陵光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陵光被惊醒。陵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出了一层薄薄的虚汗,眼神却逐渐变得坚定。

  第二日,上朝之时,大臣都或多或少的感觉到了陵光的变化,只是,他们觉得,变了之后的陵光,才是他们所熟悉的陵光。今日的陵光,处事雷厉风行,不给人丝毫退路,更是将朝臣错的地方通通指出,狠狠批评了一顿,让人觉得,陵光又回到了之前风轻云淡的决定瑶光人的生死那时,冷酷却不无情。天璇人以为是因为裘振想开了,不再介意裘家灭门之事,只把它埋在心里,那些讨论的宫人以为他受到刺激了,越发觉得无地自容。

  其实真正的原因,不就是几句话么?

  『执明在你心里,算什么?你现在的样子,有资格难受吗?你,又拿什么,去争抢执明。现在的你,不过就是个颓废的让人失望的王。你还是你么?』

       ——————
写来写去还是把陵光写成了这样…我喜欢各种模样的陵光,但最喜欢的,还是陵光挥袖说让他们去死好了那里的陵光。我想把我笔下的陵光,写的强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