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雪

【执光】君陵天下,盛世光华(17)

  遖宿朝堂

  遖宿王坐于朝堂上,朝臣无一人出声。

  遖宿王轻咳一声,开口说道:“听闻夜麒爱卿在巡视边关之时救了一红衣男子?”

  夜麒出列,拱手回道:“是。那人醒后,说,他名唤…慕容离。”

  朝堂的气氛一下子变了。

  虽然遖宿与外界没什么交集,但到底是瑶光的分支,瑶光这一届的王子叫什么他们还是知道的,同样,瑶光灭国他们也是知道的。如今在边关捡到了跟瑶光王子同名的被人追杀的人。

  一名文臣出列,道:“这边关可真是个好地方,往年王上在边关遇到了夜大人,如今夜大人在边关遇到了瑶光王子,真是奇巧,夜大人,您说是吧?”

  朝堂一时间议论纷纷。

  遖宿王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几年前他巡检边关之时,从山上滚下来了一个人,他一时兴起便将人救了起来,待人醒来后与他交谈,发现是一个奇才,便借着救命之恩将人留了下来,但是文武百官对他却颇有异议,过了这么久,他以为一切都过去了,谁知如今又旧事重提。

  “够了。”毓埥出声制止他们继续议论,“都退下。”

  那文官纵使有些不甘,但已经退朝,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一起行了礼便跟着退了出去。

  夜麒走出宫门,看到在外侯着的小厮,点了点头便要上马车,一位侍卫却跑了过来。

  “夜麒大人,王上请您过去。”

  夜麒笑着点了点头,往毓埥的寝宫走去。他的小厮跟在他的后面,一直低着头,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嘎吱——”夜麒也算是毓埥寝宫的常客了,不知为何,毓埥总喜欢在寝宫接见他,而不是在书房,因为是常客,毓埥嫌每次每次他来都需要通报麻烦,而夜麒身子又不好,毓埥怕他在寒天中等的太久对身体会有伤害,便干脆免了通报,于是侍卫每次看到夜麒,都是直接为他推开门让他进去,只留下他身后的小厮站在殿门外等候。

  “王上。”夜麒站在门口。

  “你来了,坐会儿吧,我先把这些奏折批了。”毓埥头也没抬。

  夜麒没有回话,径直往摆着茶壶茶杯和茶叶等的桌子走去,打开装着茶叶的罐子,用小勺舀了一勺茶叶,倒入茶壶,加了些水。茶叶是遖宿产的,泡茶的手法却是天权的。

  “咳咳——咳”毓埥突然咳了起来。夜麒连忙到了一杯茶,放茶壶时拂袖间,仿佛有白色粉末落入了茶杯,咳得厉害的毓埥却是没看见的。

  毓埥接过夜麒递来的茶,不疑有他地喝了下去。夜麒站在旁边,担忧地说::“王上的咳得越发厉害了,还是找个医丞来看看吧。”

  毓埥挥了挥手:“哎,只不过是咳嗽而已,没什么大事。”

  夜麒也知毓埥不会听劝,便没再说话,只安安静静地看着毓埥批奏折。

  天玑立国时,陵光把所有的事务交给了丞相、裘振和公孙,自己偷偷跑去了天权,于是丞相只能边头疼边安排公孙和裘振去天玑立国的大典。

其实我一直都有更文来着…只不过是在红豆上面更all农

生贺文我不是很清楚怎么写,但我还是写了(在红豆上面)评论放链接,如果不行的话,有红豆的小可爱可以去搜“奶味樱雪”,待会儿我也会把它写成文发在这儿,很后悔昨天为什么不先写好,搞到那边是10:03分发,这边还要重新写…

至于《君陵》我也是待会儿更,今天农农生日所以全部都要更😭
LOFTER我之前卸载过一次,本来想下载个电脑版的,然后给手机特码点内存,然后发现电脑版的下载超麻烦😭😭

谢谢还在支持我的小可爱,拖了这么久我简直不是人

【坤农】圈地为狱

*ooc预警
*勿上升正主
*略微病娇,我是听着易燃易爆炸写的,如果配合食用效果不佳,当我没说过
  
   01
“砰”“砰”两声枪响,最后的两个人也被陈立农干掉了。陈立农笑的眼睛弯弯的,离开了现场。

他要赶在蔡徐坤回去之前回到家。

蔡徐坤回到家就看见自家的大兔子躺在沙发上,眼睛望着天花板,正在发呆。

“我的小兔子在想什么呢?”蔡徐坤笑着问道。

陈立农眨了眨眼睛,狡黠地笑了笑,拉着蔡徐坤的领带,将人强行拉下来,在蔡徐坤耳边说:“要不…你猜猜?”

陈立农的小腿一直蹭着蔡徐坤的那处,却又在蔡徐坤双眼里的情欲愈来愈深时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立农在沙发上蹬着双腿大笑。

蔡徐坤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待会儿别哭着求饶!”

说罢强行抱着陈立农进了卧室,然后将他摔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陈立农爬起来,边舔着唇边解着衬衫的扣子,然后双手缠上蔡徐坤,用舌头轻舔蔡徐坤的耳廓。

这种时候再忍下去不是男人。

蔡徐坤一把扑倒陈立农,化身为狼。

   02

陈立农醒来的时候蔡徐坤已经不在了,他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腰,在心里骂着蔡徐坤禽兽。

“叮咚”有人发信息过来了。

“下午两点,老地方见。——范丞丞”

   03

范丞丞看着对面漫不经心玩着手机跟蔡徐坤调情的陈立农,觉得心里很火大,但是碍着跟踪陈立农的那个人还在,他只能压低声音:“陈立农!你为了蔡徐坤要退出组织就算了,你难道还要任由他派人跟着你吗?!”

陈立农慵懒地抬眼看着范丞丞,又看似不经意地憋了一眼后面以为自己很隐蔽其实早已暴露的人,然后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范丞丞跟陈立农一起在组织长大,对陈立农的一些表情和动作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明白陈立农的笑容,他在说:我不在意。

“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每次执行任务你都要先假装回了家再没有出去过,然后又从你家悄悄地溜出来,这样耽误了多少时间你知道吗?”

“哎呀,丞丞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范丞丞挫败地看了陈立农一眼,低着头,他觉得眼眶有点湿润,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比蔡徐坤差,为什么陈立农只喜欢蔡徐坤呢?

他闷闷地问道:“陈立农…为什么?”

陈立农笑的无比灿烂,说出的话却像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入范丞丞的心里。

“因为你不是蔡徐坤啊~”

   04

朱正廷觉得今天的蔡徐坤很奇怪,不仅不工作,还抱着手机傻笑。

“蔡大总裁,什么事让你这么反常?”实在看不下去的朱正廷一脸嫌弃地问着蔡徐坤。

蔡徐坤笑眯眯的,难得没有计较朱正廷的态度,“家里养了只会咬人的大兔子。”

朱正廷翻了个白眼,准备继续工作,但是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他有点…怕。

“你说的会咬人的大兔子…不会是在我们退出组织前,见过一面的那个孩子吧?”

朱正廷记得,那天他跟蔡徐坤完成了最后的任务,回到组织签好了保密协议,走的时候,看到组织头儿的左右手带着两个看起来刚成年的孩子。

蔡徐坤原先走的非常快,与那其中一个孩子擦肩而过后就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那个孩子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转角处,才非常变态地总结了一句:“真像一只兔子…好想圈养起来…”

朱正廷翻了一个白眼,锤了他一下,笑道:“变态吗你,看起来刚成年的人你也要下手。”

   05

气氛一时间仿佛凝固了起来,朱正廷不敢置信:“我的天…不会真的是他吧?”

“嗯。”

陈立农刚从咖啡店出来就接到了心理医生林彦俊打开的电话,要他去一趟。

“林医生,怎么了吗?”陈立农笑着问他。

林彦俊皱了皱眉,冷冷地开口道:“最近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对了,林医生,这个疗程能够临时终止吗?”

林彦俊抬头,看着陈立农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以前他能从病人的眼里看出很多,但这是他第一次看不懂一个人的眼睛。

他清了清嗓子,重新低下头看病历,说道:“原因。”

陈立农又一次笑的眼睛眯起来,道:“他是把他的爱当成牢笼困住了我,刚好我又喜欢被关起来的感觉,关我的人又刚好是我爱的人,那为什么要治疗?”

林彦俊沉默了。

   06

蔡徐坤回到家的时候陈立农不在。

蔡徐坤非常清楚陈立农去了哪里,那个地方是他曾经浴血的地方。

蔡徐坤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黑色的衬衫半开,他眼神迷离的靠在沙发上,他喜欢陈立农,但是他见不得陈立农太过干净,他清楚自己是因为陈立农的笑容对他感兴趣,只是没想到被他拉下地狱的陈立农更加迷人,有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迟早会溺死在陈立农充满爱意情欲的眼神里。

许是蔡徐坤想的太过入神,陈立农都回来站在他背后他都没发现。

“坤坤”陈立农哑着嗓子喊他,“我退出组织了。”

蔡徐坤转过头来看着他,松手,装着红酒的杯子落在地上,发出响亮的一声,红酒洒落在地上,如同鲜红的血液一般。

“欢迎回来。”蔡徐坤张开双臂笑着说。

   07

其实你很早就身处地狱,因为我们灵魂契合.

End.


【all光】七夕陵光在线脱单

*极度ooc预警

1.执光   只要一个你  

执明不喜欢后宫那些佳丽,不是因为他们不好,只是他没有那种找到爱的感觉。

隔壁王上陵光却在让他见了一面后念念不忘,且每次见他都会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心脏跳的非常快。

于是他一直在追陵光,什么新奇的玩意全往天璇送,然后被陵光骂一句:“幼稚。”

这一年的七夕,他非常厚脸皮的拖家带口地去天璇过。晚上的时候,他拉着陵光喝酒,结果把自己灌醉了。

喝醉后的执明,硬是拉着陵光说什么“阿陵…阿陵你别走…我好喜欢你…阿陵…”

陵光被他弄红了脸,让他放手,结果执明磁铁似的,拉也拉不开。陵光小声地回了他一句:“我其实…也很喜欢你。”

然后执明就拉着陵光吹了一晚上的风,第二天陵光就生病了。“执明,你给我滚出去!”

2.离光   明白和纵容

慕容离在七夕之前非常的忙碌,自从瑶光跟天璇联姻之后,两国的事物大多都是他在处理,而且他还想给陵光一个七夕惊喜,有太多东西需要准备。

“阿离…”陵光委委屈屈地开口。

慕容离看着陵光有点委屈的样子,心疼坏了,说:“阿陵,我在呢,怎么了?”

陵光默默地转头,道:“没什么…”

慕容离看他这动作便知道他有在担心什么了,许是平时陪他的时间太少,他又因为陵光脑部的伤不让他看那些烦人的奏折,让陵光有点患得患失。

他轻叹一声,将陵光搂进怀里。“我最近比较忙,所以才没有陪着你…我想让你过一个惊喜的七夕,结果没顾及到你的感受,抱歉。”

陵光抬头看向他,道:“我不想要什么惊喜的七夕。我们是在七夕灯会上相遇,在七夕灯会上相恋,也是在七夕灯会上私定终身。但是,自从天璇跟瑶光联姻成为光璇后,你有好几个七夕没有陪我去灯会了。”

慕容离浅浅地笑了,他明白陵光的意思,他温柔地说:“那这个七夕我们去游灯会上好不好?”

陵光总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或者小性子,而慕容离想做的就是明白他的小心思,然后纵容他的小性子。

3.钤光   没有礼不可废只有木头  

陵光看着来他书房只是为了办公事的公孙钤就觉得头疼。

他咬牙切齿地问:“公孙钤,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正在汇报天璇各地情况的公孙钤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回王上,微臣不知。”

陵光拿起奏折扔了过去,忍住骂人的冲动,道:“出去!”

被赶出去的王夫大人一脸懵逼,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直到他的小厮忍不住了,在旁提醒道:“王夫,今天是七夕啊。”

公孙钤停下了脚步,问道:“那是牛郎跟织女见面的日子…可我和王上天天见面啊?”

小厮很无奈,他真的尽力了。

晚上陵光还是派人叫了公孙钤入宫,公孙钤吸取教训,特意选了一身新衣服去觐见。结果到的时候陵光已经喝醉了。

王夫大人非常无奈地抱起了喝醉的王上。

“阿陵,七夕快乐。”

【all农】关于七夕

*勿上升正主
*ooc预警

1.坤农   老师坤x学生农

“陈立农小朋友,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蔡徐坤坐在车里,跟陈立农打着电话。

陈立农正在跟同学吃冰淇淋,突然接到蔡徐坤的电话,刚一接就被质问,于是一脸懵逼地问道:“什么日子啊…?”

蔡老师打开车门,朝还在懵逼的兔子走去,边走边回道:“今天是七夕哦。”

“嗯……然后呢?”

蔡徐坤站在陈立农后面,对看到他的同学比了个“嘘”的样子,开口道:“七夕不应该跟你的男朋友过吗?”

陈立农僵硬地转过身子,看着一脸笑意的蔡徐坤,心里想到“完蛋惹!”

为了腰不那么疼,陈立农立刻笑着扑了过去,“坤坤!”

蔡徐坤笑着挂了电话,在陈立农耳边说道:“叫坤坤也没用。”然后在同学一脸惊恐的表情下,公主抱抱走了陈立农。

同学:???我做错了什么

2.贾农   堕天使昊x天使农

“哥哥?”黄明昊的声音打断了陈立农的思绪,他转过头去看着黄明昊。

黄明昊被他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却笑着问道:“怎么了吗?哥哥?”

陈立农咂咂嘴,问道:“为什么你堕天了…我们这样搞得好像东方的牛郎织女一样。”

陈立农委屈,但陈立农不说。

黄明昊看着委屈巴巴的陈立农,“噗”地笑出了声。他凑近陈立农,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哥哥这是在跟我抱怨吗?”

陈立农被他因为呼气而喷洒在脖颈上的热气弄的痒得不行。“不是…只是…唔。”还没等陈立农说完,黄明昊就吻上了他的嘴。

“哥哥,你是我的色欲和贪念啊…”

3.橘农   猫精橘x人类农

陈立农觉得,这个七夕对他真的很不友好。虽然情人节或者5.20那些时候对他也没有多好,但起码不会在他没带伞的时候下暴雨,于是他被迫看着咖啡店里一对对情侣秀恩爱。

喂大兄弟,别藏了,你明明带伞了!那位小姐,你不觉得你丢伞的动作太过于粗鲁了吗?你的伞会哭的。

陈立农看着他们一个个明明有伞,却都为了跟对方多互看一会儿而丢弃伞或把伞藏起来,深深地觉得七夕对他的恶意不小。

等他再转过头的时候,眼睛跟一双猫眼对上了。原来是一只猫趁他看着别人的时候跳到了他的桌子上,不知道为什么,陈立农觉得这只猫…很奇怪。

后来这只猫跟着他回了他家,赶都赶不走,陈立农只能无奈的在养自己的时候还要养一只猫,最令人崩溃的是,这只猫只吃小面包不吃猫粮和鱼干。

有一次同事开party,他一直玩到凌晨才回家,令他惊诧的是他的猫并没有走到他面前瞪他一眼然后高冷的走掉。

“小橘?小橘?”他叫着猫的名字。记得当初给猫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不仅被瞪了,还被赏了一爪子。

他感觉有人从后面拥住了他,在他耳边说:“你去哪儿了?这么晚回来我真的很担心。”

第二年七夕,陈立农看着对面的林彦俊,想:果然是只奇怪的猫。

天突然就下起了大雨,陈立农一把扔掉伞,在林彦俊看过来时举起双手:“我没带伞。”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要不是他手里的伞是林彦俊出门时亲自给他的,林彦俊都要相信他没带伞了。

林彦俊笑了,露出的酒窝让陈立农一下子看痴了,林彦俊弹了弹他的额头,“走啦,我有带伞。”

4.正农   妖王正x鬼魂农

“大王大王!”一只小妖慌张地跑向妖王朱正廷,然后被一巴掌扇了下去。

“说了多少次了,要优雅要端庄,慌慌忙忙的像什么样子。” 朱正廷满不在乎地训斥道。

“哦是…不是…大王,有鬼魂闯进妖界了!”小妖急急忙忙地说道。

朱正廷怒了,道:“鬼界怎么不管好这些鬼魂?这个月第五个了!真当我是死的吗?”

小妖瑟瑟发抖地说道:“大王…要优雅,要…”

“闭嘴!平时就算了,七夕我想找个伴侣,面膜都敷完了准备出去的时候闯进来,我不要面子的吗?走!把他打回去。”

小妖看着朱正廷的样子,默默把那一句“他很可爱”吞了回去,要知道这位最喜欢萌物了…坐看打脸。

陈立农在看到朱正廷的时候很懵逼,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朱正廷看到陈立农的时候也很懵逼,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

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糟了,是心动的感觉。朱正廷看到陈立农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他找到了他的伴侣。

后来的后来,朱正廷等陈立农睡着了后去了一趟鬼界,一翻腥风血雨,鬼界答应了释放陈立农的灵魂,陈立农本来也不是因为戾气过重或者不愿投胎而留在鬼界的,他是因为太可爱被一众鬼姐姐和鬼阿姨强行留下的。

于是后来朱正廷的每个七夕,都是在陈立农的床上度过的。

5.丞农   江湖杀手丞x超受宠王爷农

范丞丞第一次见陈立农的时候,是在七夕灯会上。七夕时他潜入宫行刺德妃,为了躲开追他的御林军而选择了热闹喧哗的灯会。

然后他成功的甩来了那些护卫,却撞上了人。

“公子走的如此匆忙,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被撞的人不仅没有怪他,还非常温柔的问候他。

他抬头,对上了一双盛满温柔的眼睛,哦,陈小王爷。

后来他就没再见过陈立农。只是不知陈立农跟谁结了仇,江湖上有人出重金买他性命。

范丞丞接了。

皇上的御书房里

“皇弟,你确定要这样以身试险吗?”皇帝看着自己最小的弟弟陈立农。

陈立农回了他一个温柔的笑容,开口道:“七夕初见我就知道,我逃不开了。皇兄,你也希望我幸福的对不对?”

“那若是他不喜欢你呢?”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喜欢是即使你捂住嘴巴,都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

“唉…他帮朕解决了一个德妃,朕便要送他一个弟弟…”

“皇兄!”

夜晚陈立农睡着后,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短刀向着陈立农的脖子慢慢靠近,却在要接触到时收回,短暂的停顿后,背起陈立农就飞檐走壁。

皇上带着御林军看着范丞丞背着陈立农离开,叹了一口气。

“……你是谁?”醒来的陈立农明知故问。

“范丞丞。”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

“不想看着你被杀。”

陈立农有些希翼地看向范丞丞,问道:“那…你想不想跟我一起过以后的每个七夕节?”

范丞丞看着陈立农小心翼翼的样子,笑着说:“好。”

那大概是冷面杀手范丞丞最柔情的一面,只对小王爷陈立农的。

End.

异农和尤农没写出来…因为我没梗啦😭😭😭

【坤农】你是我的过去式

*本文为坤农,也是我第一篇坤农文
*ooc预警
*勿上升正主

   01

陈立农记得朱正廷说过,他们开毕业晚会的时候,蔡徐坤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他选了大冒险,抽中了“十个字以内说一个让你觉得虐心的故事”,一向骄傲跟王者一样的蔡徐坤红了眼眶,说了七个字:“你是我的过去式。”

   02

蔡徐坤跟陈立农在一起的时候,蔡徐坤大一,陈立农高二,而蔡徐坤高三开始追的高一的陈立农。在一起之后,陈立农和蔡徐坤都没有问过对方家里的事,他们都明白,这份感情家人不一定能接受。

蔡徐坤填志愿的时候,想到了陈立农,想了想A大的分数线以及增长的幅度,他开始犹豫。

后来蔡徐坤去了偶练大学,偶练大学跟偶练高中隔了小半个城市。但这不妨碍小情侣热恋。

对此蔡徐坤的同学朱正廷表示,他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蔡徐坤总是不上选修课,上了也是发呆却还能拿全级第一。

陈立农那个连跳了两级的同学黄明昊也表示,不明白为什么陈立农天天上课神游但是每次考试也是全级第六,虽然他是全级第二。

   03

那个时候蔡徐坤为了去见陈立农,摸索出了一条小路,即使那条小路是最近的,但也要走上半个小时。

那个时候陈立农为了见蔡徐坤,对家里人撒了谎,然后常常放学不回家,在咖啡厅里边写作业边等蔡徐坤。

   04

陈立农虽然全级第六,但是理科对他来说还是很头疼。

而蔡徐坤的理科一直好的不行。于是陈立农一有不会的,蔡徐坤就会教他。陈立农会看着认真给他讲题的蔡徐坤傻笑。

蔡徐坤转头看见傻笑的陈立农,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尖,“还听不听了?想下次考砸吗?”

这时陈立农就会笑嘻嘻地回道:“不是还有你吗?”

那时候真的是岁月静好。

   05

后来陈立农考上了偶练大学,蔡徐坤也大三了。他们身边的人都说他们终于修成了正果,那个时候陈立农就笑着,蔡徐坤却觉得有点不明白陈立农的笑了。

闲暇的时候,蔡徐坤跟陈立农就会去树荫下散步,聊聊最近的事,听陈立农吐槽他的教授,然后再听蔡徐坤讲那些学长的趣事,逗陈立农开心。

   06

那天学生会有急事,蔡徐坤作为学生会主席去开会了,陈立农一个人走在树荫下。

一个女孩子站在了他的面前,“方便谈谈吗,陈立农同学。”

   07

“蔡徐坤同学很优秀”再优秀也不是你的,“他应该拥有更光明的未来”再光明他的未来里也不可能有你,“我相信陈立农同学也是这样想的吧”那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那个女孩子说,陈立农一边听一边腹诽。她停顿了一下,道:“你是他的阻碍啊…陈立农同学。”

“蔡徐坤他应该去A大那样的重点大学…为什么他来了偶练大学呢?你高中虽然名列前茅,但高考的分数并没有达到A大的分数线吧?而且,蔡徐坤是家里的独子,他未来是要继承家业,接手公司的,他的父母怎么会容得下你呢?”

   08

你们以为陈立农是因为这个放弃的吗?

不,还有更多。

从他跟蔡徐坤谈恋爱被传出去的时候开始,身边的同学都开始疏远他,排挤他,看他的眼神也很不友善。毕竟大多数人还是接受不了这种恋情,认为这是畸形的。

陈立农在填志愿的时候,并不是没有选择,但就算他快被那些人的眼神的议论逼疯了,他依旧选了偶练大学。

来到大学之后,蔡徐坤恨不得天天跟他黏在一起,别的同学在蔡徐坤在他身边时不敢看他们,但却在背后说的很难听,蔡徐坤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们会厌恶或嫌弃地看着陈立农,然后背过身去议论纷纷。这是陈立农早就预料到的,他从没跟蔡徐坤说过,他以为他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他还是败了,他怕了。

   09

大四的时候,蔡徐坤觉得陈立农有点不对劲,他担忧地问陈立农:“农农?你没事吧?”

“嗯?没事啊,坤坤你别担心我啦。对了,坤坤,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嗯?”蔡徐坤疑惑道。他觉得最近陈立农很不对劲,他很久没有笑过了。

“我们分手吧。”

   10

你曾是我心动的标准,占据了我整个青春。

过去式是即使过去,却依旧出现在现在时和未来式中。

   11

陈立农跑着跑着觉得有点累了,刚好旁边有个长椅。他走过去坐下,将手臂搭在膝盖上,头低着喘气。一双鞋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熟悉的感觉直击陈立农的心灵。

“农农,我觉得,能左右你选择的不应该是世俗道义,而是心之所向。你愿意,跟我重新开始吗?”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受伤,只要,你愿意。

   12

大四的毕业晚会上,陈立农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同样的选择,“大冒险。”

相似的问题,“请在十个字以内说一个让你幸福的故事。”

截然不同的答案,“我在你的现在和未来。”陈立农笑的牙不见眼。

以及,一辈子的幸福。

   13

你说我是你的过去式,但其实,我是你的现在时和未来式。

End.

过去是小学生文笔,现在是xxj文笔,其实没什么差别😂😂

一些比较重要的碎碎念

因为一些私事和身体原因所以…拖更了…dbq我错了!

我想说一下,我写文是因为喜欢,磕cp也是因为喜欢。

然后我磕的cp很杂,也就是说除了执光,离光,all光等,还有别的。(也算是一剂预防针吧,因为我会给我喜欢的cp写文,谁也阻拦不了我为cp写文的热情比如坤农,all农)

底线是吕鋆峰,陈立农和陵光。你可以攻击我但你不可以攻击我的偶像系列😂😂

不存在爬墙,看文勿上升正主,有任何问题欢迎评论或私信,不是玻璃心,不常怼人但如果涉及偶像一定会怼回去。

有的时候评论或私信不能及时回复,但请相信我一定会回复(除非我眼瞎了看漏了)

另外有多几个偶像,粉多几个人,磕多几对cp我觉得很正常,但如果一定接受不了……那就接受不了吧。每个粉丝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但如果有粉丝是我偶像黑粉,那不好意思出门左拐不送谢谢。

emmmmm碎碎念我就不带tag了,谢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大家!(是我的错觉吗我觉得有点…官方?我很想以一种亲近搞笑的方式写出来但是好像失败了?dbq我的错)

【执光】君陵天下,盛世光华(16)

  “参见王上。”裘振毕恭毕敬地行礼。

  “不必多礼,裘振哥哥,有何事?”陵光边批着奏折边说话。

  裘振站起来,恭敬地说道:“王上,即使是私下,也还是以君臣相称的好。”

  陵光的手一顿,轻微地点了点头。

  裘振看他掉点头,方才说道:“臣…在啟昆帝身边时,曾看过一本秘史,从上面得知,遖宿乃是是瑶光一国的分支。”

  “遖宿?”

  “是。只是遖宿所在,偏僻至极,几乎与世隔绝,秘史上也未详细记载,只知有遖宿这个国家,却不知其位置。”

  陵光与裘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只有裘振自杀是他始料未及的,其余的时候,裘振的与他都是很默契的。

  “你觉得慕容离很可能会去找遖宿求援?”

  “臣只是有这个猜想,毕竟遖宿鲜为人知,即使是瑶光的分支,也不会贸然收留一个亡国王子,尤其是现在天权国君还与这个王子不明不白,这个时候若慕容离去到遖宿,也很容易被怀疑。”

  陵光听到这儿,心一抽一抽的疼。

  他握紧了拳头,强压下心头的疼痛,问道:“可你也说了,遖宿几乎与世隔绝,若他们不知呢?”

  “那便只能静观其变了。”

  “静观其变?”陵光冷笑,但:“一旦被动,就再难掌握主动权,派人伪装成商人,去各国打探消息。另外,传话给留在天权国的暗卫们,好好盯着慕容离,他有任何动作都要第一时间传回来。”

  “是。”

  天权王宫

  “主子,慕容离好像很想逃出去。”

  “有在市集散布有关于遖宿的事吗?”执明坐在大殿的王座上,面容隐于黑暗之中,看不清表情。

  “回主子,有。我们遵照您的吩咐,有意将慕容离带到那个茶馆,听到了关于瑶光分支遖宿的谣言,自那之后,慕容离就明显更想逃出去了。”

  “做得好,到时候你们只需要将他往那两条路上引,其余的交给夜麒。”

  “是。”

  向煦看着收拾东西的慕容离,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只看他忙碌着。

  “阿离,”良久,向煦开口道,“我就…不跟你走了。”

  慕容离身形一顿,轻声地“嗯”了一声。“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会回来接你的,阿煦。”

  “好。”

  两人对对方的心思,都心知肚明。

  天玑立国的时候,慕容离逃了。他小时听他父王提起过遖宿,只是先前并未想到,那天在茶馆听到说书人提起,他才想起来。虽然遖宿不一定会帮他,但是只要去到了那儿,他一定会有办法。

  一路上他边逃边与天权国的暗卫厮杀,体力消耗太多,意志已经有点不清醒,没有意识到暗卫一直在将他向一条路上逼。

  慕容离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倒下的,他最后一刻想到的,是还在天权王宫的向煦。

  阿煦…终究…是我连累了你。

  “什么人!”慕容离倒下后,一名蓝衣男子带着一群士兵出现,挡在了他们前面。

  暗卫面面相觑,为首的下令道:“撤退!”

  “大人,”士兵向蓝衣男子请示“这人…该如何处置?”

  蓝衣男子看了一眼慕容离,道:“带回去吧。”

  “是!”

《乱世》番外

  *私设钧天有女人
  *剧情有点扯,可能会ooc 
  *不喜勿入

  我是慕容离。

  我出生于瑶光王室,有好几个兄弟姐妹,不过我们未像别国的兄弟一样自相残杀,争夺皇位。我的父王是位明君,瑶光被他治理的很好。我对他一向都是很敬畏的。

  那时母后还不是王后,只是个妃子,后宫没有王后,却有好几个妃子,倒也没有不太平,反而一个个亲如姐妹。

  幼时的我,喜欢桃花。母妃知道,便在我的寝宫外让人种了一院子的桃花,每每盛开,都极其灼灼,沁人心脾。

  有一年,天璇君主带着他的太子来了瑶光。

  “小弟弟,我叫慕容离,你叫什么名字呀?”“谁准你叫我小弟弟的?!”面前的天璇太子鼓起了脸。肉呼呼的脸,好想捏一捏啊…我这样想,就这样做了。

  但我没想到他居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父王…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哭…我不是故意的。”我试图向父王解释。

  父王厉声喝到:“闭嘴!你…”

  “好了好了,不过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罢了,何必这样计较呢?说来也是陵光的不是,小离这么有礼貌的问好,他倒闹起脾气来了。”天璇王笑着圆场,并转头将陵光推了出来,“陵光,跟你离哥哥到个歉。”

  原来他叫陵光。

  后来他们回了天璇。我就没再见过他。再后来时间过得久了,我也就忘了他,只偶尔想起那个会冲我瞪眼的紫衣少年。

  本来一切都是那么美满和谐,直到我十岁那年,父王带我们进了瑶光禁地,让我们进了一座山。

  那山跟迷宫似的,进去了怎么走都走不出来。我感到眼前一个黑,没了知觉。

  好痛……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母妃…有火在烧我…

  我努力的想睁眼,只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片桃林里的红色背影,然后便又失去了知觉。

  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走了出来,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来的。但自那之后,我便再也没见到那些跟我一起进去的兄弟姐妹了。我身体好后,父王便封了母妃为王后,封我为太子。但是母妃…不,母后,并不开心,因为父王封后的时候,将后宫其余的妃嫔,全部处死了,包括一向与母后交好的梅妃。此后母后就郁郁寡欢,再也不笑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看着周围敬畏我的宫人,突然有些不解。“小德子呢?”我向其中一个宫人问道。那人抖了几下,惶恐地答到:“昨日小德子冒犯了您…被您…被您…下旨处死了…”

  我顿时如遭雷劈。我不可能会处死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小德子,到底怎么了呢?

  后来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浑浑噩噩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做了许多自己本来不会做的事。再后来,我从瑶光秘籍上找到了答案。

  数年前,瑶光君主得罪了一位邪神,他立下诅咒:将有一位瑶光储君,沾染上他的邪恶,体内拥有两个灵魂。而一位预言家说过,不能伤害这后代,如果他死了,瑶光将不复存在。那禁地是邪神曾被封印的地方,每一代的瑶光王子们都要去,如果能一起出来,便是那位被诅咒的储君不在这一代,便由瑶光君主选储君,但是其他王子可能会夺权,我的爷爷便是夺权成为君主的。若只有一位王子出来,那便是被诅咒的储君,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要将其余王子公主,以及可能会害他的妃嫔,全部杀死。

  我从未觉得,春天这般冷。

  我想起母后每次见我时眼里的厌恶,想起下人见我时眼里的恐惧,想起父王见我时眼里的复杂…

  我也开始厌恶我自己了。看着寝殿的桃花,我就极其暴躁,又是砍又是骂,伤到了自己也没有感觉。

  14岁那年,天璇王不幸早逝,陵光继位,前来拜访我瑶光,我才想起了那个小哭包。看着他如旧的包子脸,我有一种想掐一掐的冲动,然而,我只是面无表情的举起了酒杯,“恭贺天璇王。”

  有人跟陵光说,我是怪物,喜怒不定,还喜欢折磨自己。他看到我了!我慌张的跑回了寝殿,关上了门,逃避身后陵光的呼喊。

  这时,脑子里一个声音开始说话:“杀了那个下人!是他告诉陵光你是个怪物的!”我大声喊道:“你闭嘴!”

  陵光一直在门外让我开门,我靠着门,疲倦地说:“你走吧…好不好…我就是个怪物,不值得你这样。”

  陵光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道:“我明天就要回天璇了。我不当你是怪物,你也不要当自己是怪物。”

  我流下了眼泪。

  “阿离?”耳边轻轻地一声呼唤,将我从回忆中扯出,看着眼前担忧看着的陵光,我笑着掐了掐他的脸,他瞪了我一眼。

  陵光,你可知,慕容离,慕容黎,就是一体,我是慕容离,也是慕容黎。你的痛苦都是我给予的,如果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你还会这么对我吗…?

  

【执光】君陵天下,盛世光华(15)

  公孙钤来拜见陵光之时,陵光正在御书房看奏折。

  “副相这么急着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陵光抬了抬眼,开口问道。

  不知为何,公孙钤看着陵光的那双眼睛,眼前莫名的就出现了裘振的双眼,只是王上的桃花眼比起裘振的眼睛,要好看一点。这样想着,公孙钤难得的怔了怔。

  但到底是公孙副相,礼不可废这四个字让他回了神。行了一礼,开口说道:“王上,据天璇在天权死士回报,那个慕容离,似乎是瑶光王子,向煦应是他的伴读,原先向将军之子,只是由于天权内部管的过严,无法获得更多的消息。”

  陵光冷笑:“一个亡国之子,心里所想定是复仇,瑶光又是我天璇灭的,他执明是想护着他?”

  若真是如此,便不能怪我狠心了。反正已经灭了瑶光国,把他们的王子送下去与他们团聚,也是不错的。不过执明……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因为我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与你并肩。陵光暗自想道。

  “可最近,天权王对向煦台的那两位放松了很多,而慕容离好像,很想逃出去。”公孙钤恭敬地回答。

  陵光摆摆手,“慕容离约是想去别国找帮手,只是,谁会帮助他呢?天玑国主有齐将军,天枢国主有仲堃仪…”突然的,陵光眼神一凛,“公孙钤,孤王有个任务交给你。你去翻翻史书,务必要找出瑶光国有没有分支或曾经有没有与别国联过姻。”

  “微臣遵旨。”

  公孙钤出了御书房,走了不久,就直直对上了正往御书房走去的裘振。裘振也看见了他,对他点了点头,便继续走路。反倒是公孙钤,站在了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权最近也很不太平。自从执明放松了对慕容离的看管以后,慕容离就每天都要闹出一些事,不是打了那个暗卫,就是想带着向煦逃被抓。

  其实慕容离也很是生气,执明虽放松了暗卫对他的看管,向煦那边却是一个人不少,甚至还多了几个人看护。

  执明是想拿向煦来牵制我?慕容离陷入深思。

 
  不好意思,挺尸了那么久,乱世可能会先停一停,会发一篇慕容离的自述解释一下他是不是双重人格的事,其余重心在君陵上。